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语的博客

拥有文字,我们有了灵魂的住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风 景  

2015-05-15 16:55:43|  分类: 学生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黄诗雨

每每看到卞之琳的《断章》,总会忆起那个火车上的男孩。

他叫小宇,我不知道他的全名,不知道他家住在哪里,更不知道他将要去向何方。但我知道,他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,生动且灵气;他笑起来的时候能看到长睫毛遮住双眼,扑闪两下复又睁得老大;他睡觉的时候,那双睫毛会轻微地抖动两下,仿佛连呼吸也跟着颤了颤;他发呆的时候,眼神却仍炯炯有神,只是不经意间会飘忽几下,然后又盯着一个地方不动……

我只见过他两天,准确来说,是两夜一天。他很可爱,虽然只有八岁,但不是那种萌到人心都化了的可爱,而是那种聪明中带着一丝天然呆的精明的可爱。那时,火车刚刚驶离站台,我正坐在窗前欣赏着外边的风景,铁轨两旁长着叫不出名字的大树,那绿油油的宽大树叶快速地在眼前闪过。火车越开越快,我放弃了欣赏近旁已经模糊不清的树,正展目望向远处线条粗犷却连绵不断的山,不禁佩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

我手上拿了一支笔,手肘撑着的桌子上正平整地摊着一本画了一半的本子,本子上是一幅还未画好的画。“咦,好烂的画技哦!”一个稚嫩得滴水却又老成得要命的声音在我耳边,我只好恋恋不舍地望了一会儿那即将消失在天边的夕阳,回头正准备“不客气”地收回我的东西。但是我一下愣在那里,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拿着一支铅笔正在我的本子上作画,那微微蹙起的眉头和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大眼睛,十分认真的模样。过了一会,他放下笔,一副心满意足、洋洋得意的样子,炫耀似的拿着我的本子在我眼前晃了两眼,煞有介事地说:“喏,姐姐,你画得太烂了,我帮你修改了一下,现在好看多了。”然后是一个会心的微笑。我没有看那本子上的画,眼睛直直地盯着他,盯着他洁白的牙齿、明亮的大眸,明眸皓齿,估计就是这样的吧。夕阳把暖橘色的光照在我们的脸上,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。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会晤,那明亮的大眼睛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。

原来枯燥乏味的旅程,因为有了他而变得快乐而有意义。可是,离别永远来得很快,最后一天的凌晨四点,我愣愣地看着他们收拾好东西,在广播声中下了车。

“姐姐,不要太想我哦!”小宇朝我眨了眨眼睛,还没等我回答,他已经奔到我跟前,凑到我耳边轻声地说:“姐姐,其实你画得没那么烂啦!”他嘿嘿笑着,向他的家人跑去,渐渐远去的背影消失在车站的灯光中,朦胧而又美好。

人的一生总会遇到很多美丽的风景,也许,有人闯进了你的世界,成了一道风景,也许,你也在无意中成了别人的风景,诚如卞之琳所说: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