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语的博客

拥有文字,我们有了灵魂的住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4-12-09 15:24:21|  分类: 学生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江苏省“中学生与社会”作文竞赛初中组一等奖第一名获奖作文。现在的孩子真是了得!玩 - 心语 - 心语的博客
    省决赛作文题——高中组:《身未动,心已远》《南京啊,南京》《Apec蓝》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初中组:《独自出发》《玩》《假如网络信号消失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玩

木渎中学初三  李汀

那时四海克定,他们从草原而来,浩浩荡荡地入关。怀一腔血气,准备开万世之隆基。

他们是女真人的后裔,觉罗氏的儿女。族中无论老幼皆善骑射,这是令从来自诩尊贵轻视异族的汉人不得不汗颜的。他们有许多称谓,旗人,满人,满八旗族人……都是何其骄傲的称号!满人就在北京城中住下,飞鹰走马。

不知何时起,京城中多了一个“八旗子弟”的叫法,而最初他们还体会不到这其中透着的祸机。八旗子弟,几乎就是会“玩”的代名词。他们确实会玩,不仅把前人玩的很好的东西继承了下来,比如琴棋书画,诗酒香茶这一类。旗人们还很有创造力地想出了一些没人想到过的玩法,比如玩票,玩靛颏这样的。

自从旗人开始爱上“玩”,鸽铃、鸽哨这类古人没想到过的东西越做越精致,鹞鹰、鸽阵花样越发的繁杂,就连烧蛐蛐罐的窑,也一日比一日多——是啊,自入了关后,旗人是越来越会玩了。正如《正红旗下》写的那个景象:旗人靠着老祖宗的基业,吃着铁杆庄稼,并不担忧生计,只担心天上的鸽子与鹞鹰。佐领和骁骑校不会骑马了。太久的安逸使满人们忘了四处奔马的豪情与开拓江山的不易。多么可笑啊!那些鹞鹰曾是他们驰骋草原的伙伴与利器,而如今,却似乎只有“玩”这一门用处。

对了,我竟忘了还有一样玩物:烟。玲珑的鼻烟壶精巧绝伦,这是有钱人的讲究,而讲究不起的,也有水烟袋与烟杆来装烟。直到有一天,他们的烟管里装的烟草全成了洋人偷运来的大烟,有人意识到,大清国是要被“玩”完了。看似坚不可摧的城门在洋人的枪炮下是这样的不堪一击,北京城中的人也想过要拿起枪抗击。但他们发现,自己只握得动烟枪了。这时候,城中人满身的“玩性”反而赋予了他们一种极具讽刺意味的泰然的气度。他们唱着“死后是非谁管得?”,继续玩乐。纵使他们很明白前途是怎样的,但是除了笑笑也不能够做什么。

后来的事情我们也都知道。但旗人毕竟用了这么多年,将这轻松而欢快的玩乐的喜好养成了北京城的韵致与个性,一但成了风俗,那就是山河破碎也撼动不了的了。

在潘家园里玩起来的王世襄先生,实实是为这种风气所化的。但与生俱来的玩性反而赋予了王世襄先生满身令人敬仰的士人气。没有人会用“耽于玩乐”来形容王世襄的。由此可见,“玩”实在是一个极其恰到好处而且颇为耐人寻味的东西。

玩,可以是一个人的趣味,但绝不可以是所有人的性情。为了领悟这一点,我们已经付出了近一个世纪的血泪,受了如此多的风雨。我以为,没有哪个民族比我们更有资格向人解释什么是“玩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