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语的博客

拥有文字,我们有了灵魂的住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意外的旅程  

2014-12-05 21:20:23|  分类: 学生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意外的旅程

黄绍芬

        “百般疾病手中除,心为济世挽沉疴。”

        离老屋有一段崎岖的山路,那里安静地坐落着一馆:同安堂。

还未仔细去瞧那古屋,鼻间弥漫着苦涩的药香,就连发丝间也氤氲着干百合与橘皮的味道,明明是专治咳嗽的草药,却使喉间犯了痒意。许是这山中湿气太重,也不住地泛起对老屋思念的波澜吧。剪秋未尽江南景,与老屋的邂逅也止步于此秋。

高大又结实的陈木柜台,发黄陈旧的标签紧紧地粘在无尘的玻璃罐上,连一点褶皱都没有,就是那泛黄的边角也被人细细地展平。屋内十分昏暗,似乎尘封了太多往事,只有堂前那盏长明灯晃晃悠悠地工作中。有些事物,如同那盏明灯,经历了太多太多,却依旧沉默不语,独自缭绕着一份岁月的沧桑。山中潮冷,房木又有了年头,却没有那厚重的朽木味。橘芷茴香荡涤人的心肠。堂中老人轻捻着一株不知名的草药,反复端详,不曾为冒然来人而烦心,仿佛被隔除于尘世之外。这也难怪,整日泡在这些悠然草药中,已然成了一种独特的心性,宁静而又淡然。

“南伯?”许久,待他磨细手中的草药,加上两小勺山泉,慢慢捣弄时,我才喊出那萦绕脑海无数次的名字。壶盖轻轻拍打壶身,淡蓝色的火苗不断舔舐药香,伴着南伯微怔的目光,都慢慢定格在记忆中。

南伯原名叫作南石,有人说“南”就是他的本姓。又偏这姓氏生得奇怪,便流传出另一种说法:南伯本命叫楠石,姓也是本家姓。总之,只要我唤上一句南伯,他总会像变戏法似地拿出晒干的薄荷片或是精心酿制的蜜饯橘皮,一丝淡淡的甘甜萦绕舌间,于是就忘记了药铺苦涩的气味。这些虽然不是特别贵重,却充斥了整个童年的回忆。有的时候,我会故意叫他本名,并且把他刚磨好还带着体温的药粉撒尽在空中,南伯就佯装生气,有时用毛笔在我脸上点上痣记,又或是在凉好的凉白开里兑上苦涩的香薰粉,打着解暑的号子给我吃“苦头”。南石南石,古板生硬的名字或许真的不适合这位内心搞怪的老人。

可现在呐?佝偻的身影已然不是那个拥有硬朗身板的南伯,有些浑浊的瞳孔像看陌生人一样打量着我,苦涩的香薰又涌上心头。南伯已经不记得那个总是缠于身际的人。沧海因桑田而变迁,岁月的车轮将过往压得支离破碎。满室药香中,我和南伯生生站成了岸。

家书无一字,只道是“白芷”。白芷白纸,南伯对我的记忆消失殆尽,如同白纸一样干净,他似乎习惯了蜷缩在那一隅,静静守护这那一片芬芳。

南伯,我们都站在岁月的门口徘徊,如果不是这次意外的旅程,我不会去触碰到那份属于我们两人的芬芳,我不会去追忆那些过往的人和事。于今,我驻足在流年的门口,试想在不经意间,品闻到橘芷茴香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